• 软弱的形状。 - [Another world]

    2007-05-29 |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katostar-logs/6200259.html

    我们力求日间和夜间是一样的面孔,对不同的人予以不同的笑容,勇敢正视自己的内心,以及克服不能克服的困难。

    当然,你可以说这是冠冕堂皇粉饰太平。

    但于我而言,这些都是真实可触摸到的。
    于是——白天和夜晚无非只是光线的差别;周围的人喜欢我的笑容;和自己对话可以知道贪图和梦想的区别;面临下一个困难会更有力。

    比如饮酒要有度、比如收留流浪的小动物、比如借伞给没带雨具的人、比如憧憬越洋演唱会、比如看电影和书籍会笑或者流泪、比如偷懒不工作、比如完成堆积如山的稿子。
    有力量的生活,生活成一个生动的人。

    因为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所以我别无选择。
    公车报站的声音、樱前线的周期、蔬菜汤冷却的速度、报刊亭颜色的变化。
    没有人注意但它们都这样如期的进行——即便是发生了微弱的变化,也会随即就淹没在之后更多的进行中。
    就象陨石迭落在海洋里,并不影响洋流的方向和海浪的起伏。
    冰川崩坏之后,断裂的层隙里会有新的山脉升起来,或者在那里形成湖泊——依旧漂亮。

    没有留给过去的等待,所有都在往前跑。
    没有人等你。

    所以我越来越没有的时间去描述这软弱的形状。
    在以前它可能是深黑的夜晚、找不到出口的地铁站、和朋友拥抱哭泣的机场、冰冷的医院走廊。
    有声音在背景里嘈杂,然后看见有人离去有人离弃,不折不扣。

    不想再去找词描绘这悲伤的过程,毕竟我已经这样的经过而没有停滞不前。
    所以我觉得这样更好,不然怎么跟得上越来越明朗的世界进行的愉快节奏。

    所以,曾经在一起的人,我唯一一次向你这样耐心的解释。
    那些画面就象是八点档老久旧的剧集,给厌倦了的人再次上映的话则没有意义。
    我不去评论这行为的优劣,因为没有深究的力气和想法。

    或者说,我觉得那些经历已经足够。
    再往后,那些痕迹都将会消散。
    所以不要再在深夜打电话来,不要再说同样的话,做同样的事。

    各自完好,足矣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